原创|50条人命换不来一个红绿灯

来源:qianjieyihao    发布时间:2019-09-03 12:20:12

猛戳蓝字关注前街一号!


强秀云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再一次按耐不住内心的悲痛而失声痛哭。她的独子阚文胜在2015年12月死在了穿村而过的283省道上,被一辆大货车撞飞后不治身亡,给她留下一个2岁多的孙子。

这是强秀云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痛。

283省道从沧州市往东延伸,先后穿过沧县旧州镇北关村、东关村,北关桥和东关大桥、强庄子桥中间的近5公里的路段事故高发,该路段两侧居住着数万名村民。

前街一号(微信:qianjieyihao)记者近日实地调查获取的不完全数据显示,该路段近11年来已夺去东关村、北关村,以及东关大桥东侧强庄子村至少50人的生命,每年至少有10人在该路段被撞伤,数十个家庭或失去孩子,或失去主要劳动力,还有家庭接连失去3位亲人。

沧县交警大队介绍,仅从2011年至今,在北关桥至东关大桥之间的3公里路段,就有19人被撞身亡,其中6人是北关村、东关村村民。

该大队有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村民应注意增强交通安全意识。



独子命丧穿村省道

阚文胜生于1990年,沧县旧州镇东关村人,2015年12月被撞身亡。今年6月28日下午,窗外大雨瓢泼,阚文胜的母亲强秀云又一次翻开阚文胜的照片,失声痛哭。


阚文胜家在省道南侧的村子里。2015年12月22日晚9点50分左右,阚文胜骑摩托车经过东关大桥东端的十字路口时,被一辆大货车撞飞。



夺命路段穿村而过。


阚文胜在2010年退伍回家后,在村边的大港油田采油三厂当吊车司机,2012年8月份与女友结婚,2013年生了一个儿子。他平均每个月能拿4000多元的工资,强秀云说,如果时光继续按照正常的路径走下去,他们虽然不一定会大富大贵,但起码能正常生活。


2015年12月22日晚7点多,阚文胜还没回家,妻子给他打电话,他说还在出车,家里晚饭不用等他。当晚8点多,强秀云又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叮嘱他早点回来。但到了9点10分左右,儿子还没回来,她就又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在电话里说马上到家了。但9点半左右,强秀云再打电话时,儿子的手机无人接听。


约20分钟之后,强秀云的手机响了,显示是儿子打回来的。但对方是陌生男子的声音,“他说自己是交警队的,手机的主人出车祸了,送到医院了,人没事”。


强秀云心里“咯噔”一下,但听说儿子没事,还以为是普通车祸。


强秀云和其他亲友、邻居赶到市医院后,被医生告知阚文胜在抢救室,“说撞得挺厉害,我当时觉得再厉害也不会没有命”。


医生只准一个人进去看,阚文胜的妻子进去的。出来后,儿媳哭着告诉强秀云,“医生说人不行了”。“我说医生只是这么说而已,怎么会一撞就死呢?”



强秀云注视儿子阚文胜生前的照片。


强秀云说,医生说要做开颅手术,“有一线希望就要救,赶紧做,砸锅卖铁也要救”。她4次给医生下跪,求医生能把儿子救过来,“不管多少钱,让大夫用好药,即使是植物人,我也要养着他”。


开颅手术进行了12个多小时,但阚文胜还是没能挺过来,不治身亡。


“早上骑车出去,晚上没回来,结果哐当一下一个大活人突然间就没了,我什么时候能接受得了?”强秀云哭着不断重复这句话。


她每把孙子抱在怀中,都会想到以前抱儿子的情形,但她只能告诉自己要挺住,每天强打精神。


强秀云说,儿子死了,她要替儿子承担一切。孙子没了爸爸,她不能让他再没有妈妈,她和丈夫尽力维持这个家庭残缺的完整,“能扛一天算一天,如果我的心塌了,儿媳妇怎么办?我必须挺住”。



儿子出事后,想起儿子强秀云总会失声痛哭。


今年6月27日,儿媳和孙子睡觉时,强秀云担心他们着凉,过去看他们。撩起帘子,强秀云看见孙子坐在已经入睡的儿媳身边,把手机放在耳边,“我给爸爸打电话了,爸爸你在哪里?”


强秀云的心像被刀子挖了一样,强忍悲伤,退了出来,“儿子没有了,上哪里给孙子找爸爸去?”


11年内近50人命陨“夺命公路”

阚文胜被撞身亡两个月前,东关大桥西侧约1公里处的路口,也有一名男子被撞死。


该男子叫孙希森,当年65岁,被撞时间是2015年10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当时孙希森骑着电动三轮车在西向东车道往北拐,同向的一辆红色面包车刹车不及,撞到电动三轮车的尾部,孙希森被甩出车外,摔在路上,头部严重受伤。



夺命路段长约5公里。


孙希森的儿子孙景祥当时的工作地点就在事发路口附近。当时,他听见“哐当”一声巨响后赶紧跑出来,远远看见父亲躺在地上,电动三轮车横在路口,红色面包车停在路口东侧的快车道上,“感觉天都塌了,赶紧报警救人”。


孙希森被送到医院抢救1个多小时后,最终不治身亡。


该村另一位73岁的村民闫林成家,有3人殒命在这段省道上。大儿子闫洪斌的女儿闫文慧在1996年放学回家过路口时被一辆小货车碾压致死,“压得已经没有人样了”。


2002年,二儿子闫洪昌在北关桥边的省道被撞身亡。2008年,大儿子闫洪斌也被撞死在该路段。


闫林成的妻子不愿再提起这些往事,她拒绝了前街一号(微信:qianjieyihao)记者的采访。


6月28日前街一号(微信:qianjieyihao)记者在该路段探访时看到,该路段除西端北关桥西侧有一处红绿灯外,往东直到东关大桥东侧再无其他红绿灯,隔离带有23个路口,但均无人行横道。



东关大桥有限速60km/h及解除限速的标识。


北关桥和东关大桥均有限速60km/h及解除限速的标识,有“前方进入雷达测速区”标识,但该路段路边停有多辆大货车,阻挡正常行驶车辆的驾驶视线。当天下午,多名村民从省道南侧的一座幼儿园接幼儿回家,躲避往来大货车及小轿车,直接穿行该公路。


东关村村委会提供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至今,该村有至少15人在该路段被撞死。另据多名路边村民介绍,该路段每年有至少10人因交通事故受伤,村民称该路段为“夺命公路”。


该村村委会马副主任称,这条路原建于抗日战争时期,后来成了连接沧州和盐山的沧盐路。“过去车辆比较少,随着社会的发展,省道的拓宽,省公路的收费站取消后,这趟路线从2001年前后开始,车流量逐渐增大,不收费之后,大型运输车辆都往这条路上来了”。


他介绍,2003年政府对该省道拓宽,并修建了东关大桥。此后,车流量更多,车速更快,交通事故也越来越多。


北关村也有村民在该路段被撞身亡。


该村村委会负责人表示,“这条路车流量太大,车速太快,最近几年北关村也有好几个村民在通过没有人行横道的路口时被撞死”。



道路上大货车、电动车交错行驶。


该负责人介绍,道路两边的村民来往非常频繁,省道虽然带动了一定的经济发展,却也带来了巨大的交通安全隐患,给老百姓的生活造成很多不便。


他称,两个村子有很多学生要过马路上学,每逢赶大集,老的少的都会去,村民种地时也要过马路,“两个村最少有1万人,再加上采油三厂的人,在这里生活的可能有三四万人,他们每天的生活都离不开这段公路,只要办个事都要过马路”。


他表示,“这条公路是连接山东和河北的重要通道,运输压力很大,每天这么多车辆穿村而过,没有人行道,没有红绿灯,也没有过街天桥,道路状况非常危险。”


据介绍,北关村从2005年至今有至少10人在该路段被撞身亡。


东关大桥往东走即是强庄子村。据该村村委会负责人介绍,从2005年来至今,在北关桥经东关大桥至强庄子桥共计近5公里的路段,每年均有该村的多名村民被撞身亡,“这11年至少有20多个人被撞死了。”


综上,根据东关村、北关村、强庄子村村委会提供的数据,从2005年至今,三村共有近50人被撞死在这条“夺命公路”。


红绿灯迟迟未能安装

东关村的潘河山、张永祥、蒋有福等多名村民是沧县政协委员。



事发路段一直未安装红绿灯。


潘河山在接受前街一号(微信:qianjieyihao)记者采访时称,该路段交通事故频发,村民有很大意见,“有上访的趋势,但因为东关村村委多次帮村民处理交通事故的事,在村民中有一定威望,已经尽力劝阻了村民上访,通过正规渠道安抚受害家庭,给受害家庭做安抚工作”。


但路况得不到改变,交通安全隐患始终无法杜绝,潘河山等人因此向县政协提交提案,希望能在该路段增设减速带、红绿灯,“希望能降低车速,在路口增加交通警力,特别是在学生上学、放学的重要路口、时段加强警力,指挥交通,防止出现更多的交通事故”。


6月29日下午,沧县政协提案委工作人员表示,今年两会期间,他们已收到该提案,并已于4月底转交给沧县交警大队,按规定交警大队需在5个月内给出答复。



不时有路人穿行马路。


而早在去年,沧县政协常委张永祥也和其他委员联名提过相似提案。6月30日下午,他对前街一号(微信:qianjieyihao)记者表示,约半个月前,县政协组织了一场有县公安局的副局长、交警大队队长等人与张永祥等参与提案人员的座谈会,对其提案做出回应,全程两个多小时。


张永祥称,“他们说该怎么解决怎么解决,设减震带,在重要路口安装黄闪灯,提示过往车辆注意安全,在学生上学、放学的路口增设警力,加强上学、放学时段的道路交通指挥,这些事情在9月份之前解决”。


但安装红绿灯要求暂无结果。张永祥称,官方给的答复是县里无权在省道上设置红绿灯,需通过沧州市请示河北省交通管理部门,批准后才能安装,“他们已经提出申请,但暂时还没有结果”。


6月29日下午,沧县交警大队一名负责人接受前街一号(微信:qianjieyihao)记者采访时,提醒村民加强交通安全意识,“宁等三分不抢一秒,记住一看二等三通过,就能避免很多交通事故”。


交警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今,有19人在283省道北关桥至东关大桥段被撞身亡,其中有6人系东关村和北关村的村民。


如今,强秀云每天早晚接送孙子往返幼儿园。走在没有红绿灯、人行道的省道上,强秀云看见大货车、摩托车,就心里发麻、脑袋发胀。


她说,自己的孙子以后也要走这条路,她豁了命也要保护孙子平安,她和其他村民一样,早日盼望该路段能早日安装红绿灯、警示牌,增设人行横道,把来往车辆的车速降下来,避免再有悲剧发生。



文 / 莽原    图 /潘潘

编辑 / 风凌少年

(本号内容均为前街一号独家原创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END

◎关注我们

独家内容  背后的故事

真相是我们唯一的追求

微信:qianjieyi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