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的漏洞,在山东非法疫苗案件中扮演了掩护的作用

来源:xiezhilawer    发布时间:2018-10-11 13:03:23

 


山西疫苗案举报者:二类疫苗乱象源于制度漏洞


    山西省疾控中心的陈涛安,曾举报山西疫苗乱象。

陈涛安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举报山西疫苗乱象,后来著名调查记者王克勤介入完成系列调查报告《山西疫苗乱象调查》,全国哗然。

在陈涛安看来,如果当年严格查处了山西疫苗乱象,山东5.7亿的非法疫苗案件从很大程度上便可避免。

陈涛安是山西省疾控中心的职工,是专门负责防病信息的原信息科科长。十一年前,在二类疫苗改革前夕,他和省疾控中心的骨干突然被调离,陈涛安被调到了后勤从事杂物工作,待遇不变。

200561,新颁布的《疫苗条例》规定:“疫苗生产企业可以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接种单位、疫苗批发企业销售本企业生产的第二类疫苗。疫苗批发企业可以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接种单位、其他疫苗批发企业销售第二类疫苗。”目的在于打破疾控机构对于二类疫苗的垄断,降低二类疫苗价格,让公众受益。但现实是,不少人从这其中看到了巨大的商业利益。原本的二类疫苗实行封闭式渠道管理,陈涛安和同事被调离后,新上任的领导改变了这种管理模式,且没有按照严格的冷链规则来运输管理二类疫苗,将其长时间暴露在高温环境,导致二类疫苗失效,甚至产生危害。

陈涛安开始实名举报。《山西疫苗乱象调查》刊发后,山西省在2010年、2011年用了2年时间专项整治,然后偃旗息鼓。陈涛安透露当初举报的二类疫苗冷链问题依然存在。陈涛安认为这是源于制度的漏洞。

2013年,陈涛安开始给卫计委写建议信。陈涛安告诉凤凰网(凤凰网[严肃报道]ID:Serious-News),按照《疫苗条例》规定,药品批发企业经批准后可以经营二类疫苗,并允许独立储存、运输疫苗。但因接种二类疫苗异常反应的补偿费用,则是由疫苗生产企业来承担。“这样会导致疫苗批发公司无忧地购买二类疫苗,他们会以营利为目的扩大利润空间,降低疫苗储存、运输质量和费用。”

《疫苗条例》规定,如果接种者对疫苗产生异常反应,应由疫苗生产企业承担相关赔偿费用。但是由于“未在规定的冷藏条件下储存、运输疫苗的,由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对所储存、运输的疫苗予以销毁”。这样的处罚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实在起不到太大震慑作用。

当初没有及时弥补的制度漏洞,在山东非法疫苗案件中扮演了掩护的作用。

热追踪:在二类疫苗的监管上有难度吗?

陈涛安:管理上没有难度,难度在执行上,在钱上。二类疫苗可以挣钱,有些官员把权力化为钱了,所以二类疫苗就管不好了。还是利益的驱动。

《疫苗条例》存在缺陷必然导致疫苗脱离环境

热追踪:二类疫苗的流通模式是什么样的?可能会产生什么问题?

陈涛安:目前来看存在很大纰漏。2013年我给卫计委写过一份建议书,其中指出《疫苗条例》上存在一个缺陷,造成了流通必然导致疫苗要脱离环境。为什么?疫苗出事之后谁负责,是由厂家负责。但是疫苗由批发公司运输,批发公司为了省钱,而且出了事跟它没关系,这样权利分配就有问题。不能只给批发公司利润,而不给他责任。这次山东的事就是批发公司胡来,出了事后,批发公司一毛钱也不用赔,都是厂家赔。

热追踪:山东非法疫苗案件引发公众很大恐慌,甚至到了怀疑疫苗本身安全上。你怎么看?

    陈涛安:公众应该质疑疫苗的安全,而且应该永远质疑,因为质疑和信任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没有质疑就是盲目信任,是要出风险带来灾难的。我们国家如果把每年出现的疫苗事件好好解决,质疑就变成了信任。

“没有毒性”的说法不成立

热追踪:目前官方的说法是这些非法疫苗没有毒性。你认同吗?

陈涛安:这个观点我不同意。合格的疫苗没有毒性,在可控的情况下脱离环境,没有毒性,但在不可控的情况下脱离环境就有毒性,有风险。

热追踪:怎么理解“可控”与“不可控”?

陈涛安:在日常管理中,疫苗从这个地方搬到那个地方,这是正常的搬动,这是可控的脱离环境,在这种情况下,疫苗绝对不会有毒。但如果把疫苗放在地下室,谁去监管,有人做了什么坏事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不可控的。不可控的情况是最大的风险。

所以说疫苗没有毒性是很盲目的,因为你没有搞清楚庞某母女俩做了什么。公众没有看到调查结论,不知道这两人做了什么,这两人的属性还没有确定,所以不能说是没有毒性的。

对于这些疫苗,首先应该普查,没有普查就没有发言权,不能在没有普查的情况下说没有问题。(作者:叶宇婷 转自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