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潘帕斯雄鹰宣布退出国家队!

来源:xiaoshuoyuedu    发布时间:2018-10-11 21:36:52
生活小幸福,源于阅读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小说阅读网”,关注我们
本文部分内容源自新浪微博@毛涛涛,凤凰体育

在北京时间今天上午结束的百年美洲杯决赛中,阿根廷在点球大战中2比4负于智利。


单刀不进,点球罚失,痛失冠军……连续三届大赛,潘帕斯雄鹰距离冠军咫尺之遥,封王不成的梅西就此染上心魔,宣布退出阿根廷国家队。

在今天赛后接受采访时,梅西失望地表示:“对于我来说,我的国家队生涯已经结束了。我做了这个决定,为了我自己,也为了很多希望如此的人。我们全队上下都努力了,我也尝试和努力了很多次,但不幸的是阿根廷队再一次失掉了冠军,这已经是第四次。”


这一消息让人感到意外,谁都有自己喜欢的球星和球队,口水仗在足球世界中绝对不可或缺。自梅西罚丢点球起,各个足球群就像炸开了锅。



追随国家队征战11年,梅西112场比赛打入55球,很难想象,在俱乐部狂揽28冠,声誉达到顶峰的梅西,始终没法在国家队有所斩获。


身为阿根廷的队长,梅西是阿根廷历史上进球最多的球员,甚至是当世第一人,是阿根廷的全民偶像,他身上的担子可以想象有多重。

然而生活终归要继续,即便心力交瘁的梅西宣布退出阿根廷,还是想请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们记住一句话:如果爱,请深爱!



如果爱,请深爱;若不爱,请离开,勿伤害!


其实,不仅仅是对于我们钟情的球星、明星,面对人生百事,我们都应秉持这个信念。

人生本来就不易,只有经历过坎坷的人,才更懂得生活的意义。当一切即将成为过往的时候,每个人最应该做的还是要珍惜当下属于自己的缘分,并竭力为之圆满而无怨无悔地付出。

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今天,小阅君要跟大家分享一篇虐恋情深、非常够味的作品——《冷少情深不负》


他和她彼此深爱对方十五年,却因为阴差阳错的纠葛与误会使得彼此仇人相待,原以为甜蜜的婚姻竟然成了最为可笑的报复,死心离开后的一场车祸,一切化为泡影,他忆妻成疯一夜白头……

有谁会记得:那一年,在树下,
他从后面轻轻地捂住她的双眼,‘嫣儿,你长大后,嫁给若水哥哥好吗?’ 
‘好,’轻声应诺,究竟是谁忘了当初誓言?




冷少情深不负
谜糖

第一章 今晚的计划

华灯初上,夜铺天盖地的袭来,掩盖了这个世界原有的光明,流光溢彩的舞台上妖娆的舞女不停的扭摆着水蛇腰扮演她的角色,吸引着众人的目光,有爱慕,有鄙夷。


这里音乐震耳欲聋,酒气醇香迷人,没错,这里就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酒色场所,亦是享乐天堂。


“来,嫣冰,喝一杯。”凌金凤微颤着柳腰走到凌嫣冰的面前,将那杯精心调制的烈性红酒递给她。


“姐,我不能喝酒的,我只要一喝就会醉。”凌嫣冰摆了摆手,没有办法,她就是不能喝酒,而且只要喝一点儿就会醉,而且脸还会变得很红,很红。


“醉了怕什么,反正我会送你回家,再说很快你就要大学毕业了,难道不应该好好地庆祝一下吗?”担心还会被拒绝,凌金凤索性又补充上一句,板起脸来,“来喝嘛!要不姐会觉得你不给面子。”


凌嫣冰无奈只能拿起酒杯,啜饮了一小口,便将酒杯轻轻的放下,微抚了一下额头,这杯果然是烈酒,才刚喝一口,便感觉头有些晕眩,粉雕玉饰的小脸顷刻间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


“你怎么才喝这么点儿!来,把它喝完,很快你就要跟柳家的少爷柳旌卿订婚了,恭喜你啊!”凌金凤再次将酒杯拿起递到凌嫣冰的面前。


“谢谢姐,”凌嫣冰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柳旌卿对她很好,很照顾她,能够跟他一起也一定会很幸福的,她举起酒杯终于将那杯烈性红酒饮了下去,随后便微呛了一下。


凌金凤不怀好意地眸光上下打量着凌嫣冰,眼神中隐约透露出一丝妒忌,为什么现在的她即使穿上了(性)感吊带连衣裙,化了浓浓的烟熏妆,看起来却依旧那样清纯可人?凭什么她一个从孤儿院捡来的野孩子也能够过上大小姐的生活,虽然柳旌卿不是她所看中的‘菜’,但她也不想让她可以嫁得一个好人家,她势必要在今晚毁了她,让她从此无地自容,然后滚出凌家!


“来,嫣冰,再喝一杯。”凌金凤又让调酒师调了一杯酒,然后再次拿到凌嫣冰的面前。


凌嫣冰并不接那杯酒,“姐,我真的不能喝了,再喝,我就真的要醉了。”


“不喝,就不喝!真扫兴!”凌金凤轻哼一声,直接将酒杯硬生生地掷放在了桌子上,“嫣冰,你在这里等会儿,我先去趟洗手间。”


凌嫣冰轻点了点头,眼看着姐姐凌金凤消失在了酒吧的拐弯处,眼神有些迷离,看来她真的快要醉了,她轻抚着额头,在靠椅上坐了下来。


然而凌金凤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直接拐进了一间包间里,才刚进来,一个赤着上身,纹着黑龙纹身的健壮男子便走了过去,恭敬地叫了一声,“金凤姐,您来了,是有事情?”


凌金凤伸手指向那边坐在靠椅上的凌嫣冰,“喏,看到了吗?那个人我很不喜欢,替我收拾一下她。”


“那个人?”于威顺着凌金凤手指所指的方向一看,不禁一怔,“金凤姐,那个人不是你的妹妹吗?”


凌金凤瞪了于威一眼,一脸愤怒无以言表,“什么妹妹啊!没有半点儿血缘关系,那也能叫妹妹吗!她只不过就是孤儿院里捡回来的野丫头!只不过碰巧被我爸给收养了而已!”


“那是,那是,”于威连连赔笑,“那你想我们怎么收拾她?”


凌金凤轻轻扬眉,嘴角掠过一抹冷笑,“她还是个雏儿,就算便宜你们了,你马上找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将她给破了,我不想再看到她那副纯洁无邪,可怜兮兮的样子!懂吗!”


“好,我明白,金凤姐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帮忙,只是钱……”没有钱的买卖是没有人会去做的,于威将手伸向凌金凤,轻轻地挑了挑眉。


凌金凤冷哼一声,“你们只管做!钱一定少不了你们的!”


“亲兄弟还要明算账,这钱还真不能少。”于威还是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给!”凌金凤无奈只能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金卡扔给于威,“这卡里有十万,就当做是酬劳!”


接过金卡,于威勾起嘴角邪恶一笑,“好,没问题,这事情就包在我于威的身上,我们一定会搞得让她明天早上都爬不起来。”


“好!你们快去吧!”凌金凤挥了挥手,回眸冷瞥了一眼那边还坐在靠椅上等待她的凌嫣冰,“凌嫣冰,今天你完了!我很快就会让你滚出凌家,无家可归!”


凌金凤大步走出了皇城酒吧,然后开车扬长而去。


第二章 女人,请闭嘴!

凌嫣冰一直都在吧台旁边的靠椅上坐着,却迟迟都不见姐姐凌金凤回来,她不由得站起身来,向远处眺望着,可还是不曾看到她的身影。


她想或许她又被丢在了这里,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就已经习惯了。


她转身,正准备打算离开酒吧,这时一只粗壮的手臂突然拦在了她的面前,还传来阵阵让人恶心的酒气,“呦呵,小姐,你要去哪儿?”


“我们不认识,”凌嫣冰不理会那人的搭讪,她不想惹事,便想要从别处绕过去。


可是,她才刚向前走了一步,另一只咸猪手却又伸向她,“不认识,我们可以再认识的,干嘛要急着走啊?”


“我没有兴趣认识你们!走开!”凌嫣冰感觉这些人来者不善,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走得好。


于威在一边使了一个眼色,他可是拿了钱的,自然要将这事情办得干净利落,他轻轻挥了挥手,原本在旁边站着的几个弟兄便兴奋地走了上去,很快便将凌嫣冰给团团地围住。


这么多人围着她,眼看她今天是逃不掉了,凌嫣冰暗咽了咽口水,急中生智,她伸手指向远处,“你们看那边,有人来了!”


果然这计有效!


凌嫣冰趁着众人都看向那边的时候,迅速弯腰从身前那个人的手臂下钻了过去,然后快步向前没命的跑着。


“快追!她去那边了!不要让她给跑了!”于威冷哼一声,连忙下令。


原本头脑还有些迷糊的凌嫣冰登时变得清醒,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勇气,居然让她从那么多人的围堵中逃了出来。


后面的脚步声不断,明显他们都还在紧紧的跟随着,并没有放弃对她的追逐。


凌嫣冰没有回头去看,而是一直卯足了力气,大步地向前跑着,只是这酒吧她不常来,并不熟悉,若不小心跑进了死角,很有可能会被抓到的。


仓惶中,凌嫣冰止住脚步,迅速地推开了一扇门,然后闪了进去,立即将门给关上,并反锁死。


那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她本来就胆小,此时更加地不知所措。


“人呢?怎么不见了?”于威等人见找不到凌嫣冰,便悻悻的离开了。


听到脚步声逐渐远离,凌嫣冰才长舒了一口气,去旋转门把手,刚欲推开门离开这里,突然一只强有力地手拽住了她的小手。


“谁?”突然被人抓住了手,凌嫣冰一脸惊慌,不会吧!才刚逃出虎穴,又自己送进了狼窝!


“女人,请闭嘴!”低沉的嗓音骤然响起,天少隐一直没有开灯,是因为他不想看到那些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待会儿那一副享受的嘴脸。


他没待凌嫣冰再说出一句话来反驳,便将她猛地向后一拽,然后推倒在身后的大床上,接着就是整个身子将她给死死地压住。


“放开我……”凌嫣冰捏紧粉拳,挥了过去,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但她清楚那个压着他的一定是一个强有力的男人!


第三章 刺眼的蝴蝶印记

粉拳还未及天少隐的身前,就已经被他的手巧然抓住,邪佞的嘴角微微勾起,“既然都已经进来了,干嘛还要走?又干嘛让我放开你?欲擒故纵的游戏很好玩吗?”


“谁要欲擒故纵啊!你放开我!”房间里没有开灯,凌嫣冰根本就看不到他的长相,只能够嗅到他身上那股清冽的龙涎香气,与刚才在酒吧里的那些欲对她行不轨的男人完全不同,但这也不代表他就可以欺负她!她捏紧了另一只粉拳挥向他。


“嘘,别动,你已经成功地勾起了我的兴趣,不需要再演下去了!”天少隐还是不无例外地捏住了她的另一只手,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凌嫣冰的耳边响起,还故意朝她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凌嫣冰不禁惊愕,她猛地从天少隐的手中抽出一只手腕来,然后迅速地挥向他。

虽然房间里一片漆黑,但也可以隐约辨出他脸部的轮廓所在,用力地挥过去,却刚好抓在了他的脖子上。


“该死!”天少隐冷哼一声,只感觉脖子生疼,很明显是被这个该死的女人给抓伤了。


“铃铃铃……”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那光亮刚好照射在了凌嫣冰的肩膀上,将那道仿若蝴蝶一般的疤痕照的仔细。


“你……”天少隐微微一怔,神色猛地一僵,竟然情不自禁地松开了凌嫣冰的另一只手。


凌嫣冰没有再犹豫,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她抬起腿朝着天少隐的腹部猛踢一脚,然后迅速的从床上下来,旋转门把手,夺门而逃!


“喂!你等一下!”冷不丁地被人踹了一脚,天少隐捂着腹部,吃痛地向后退了好几步,当他再追出去的时候,狭长的走廊里却已经看不到她的踪影,那像蝴蝶一般的疤痕会是他一直都在寻找的那个人吗?难道她没有死?


“该死!”天少隐冷一皱眉,重重的一拳砸在了门上,双拳紧紧地攥着,要知道他已经找了她十五年。


那次他回到天熙孤儿院里,想要去找她,可是却听说就在三天前孤儿院里闯进了一个穷凶极恶的疯子,他不想活了,索性把心一横,在孤儿院的四周浇上了火油,然后放了一把火,那孤儿院里的孩子无一生还。


他想或许她是死了,否则怎么可能找遍了,也都找不到她。


刚刚那蝴蝶印记?难道刚才的那个人真的是她吗?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两个人的疤痕会那么相像,虽然刚才并没有开灯,但通过手机屏幕映射出来的微弱光芒,他还是看清楚了那个别致的蝴蝶印记。


他记得,他都记得,那年他们俩一起在玩捉迷藏,她为了不想让他找到她,竟然躲在了树上。


她在树上看着满脸焦急,但却找不到她的他,她正得意的时候,却不小心一脚踏

了一个空,整个人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听到她的尖叫声,他急忙跑过来,欲接住她,可还是晚了,就因为她的调皮,让她的右边肩膀上留下了一个闪眼的疤痕。


说也奇怪,那疤痕后来竟然有些像蝴蝶的形状,他便称她为蝴蝶的化身,那疤痕为蝴蝶印记。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