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着性光是功夫

来源:neidan360    发布时间:2018-11-03 08:11:00


习练传统静功到一定程度,跟前就会自然而然现出一种光体,古人称为,“本性灵光”,简称性光。最近,笔者接到一些读者来信询问这个问题,故特在这里介绍一下有关性光的古典理论和实践经验,供读者参考。


古人对性光的评价是十分高的。清•柳华阳在其《慧命经》一书中说:“成佛作祖,是本性灵光。”他解释道:“盖本性灵光者,其名虽二,源头则一也。在定则谓之性;定中慧照,则谓之光矣。”这就是说,静定就能看到自己的本性(本来面目),所谓明心见性;静定中观照(回光返照)就能看到光。所以古人说:“垂帘明心守祖窍,见着性光是功夫。”

儒、释、道三教都承认性光的客观存在及其无上的功能。儒称之为“仁”;释称之为“珠”,亦称“圆明”;道谓之为“丹”,亦曰“灵光”。《易经》则叫它做“无极”。他们以○这个圈来代之,并认为,这个○是由先天真一之炁所凝成。古人又称“不空”为灵光。他们说,观空不空为真道,观空而空是伪道;有灵光之虚空为“不空”(真空),无灵光之虚空为“顽空”。所以古人说,知此一窍,则金丹大道之能事尽矣!若练功久之,练不出性光,见不着性光,就是古人所说的“顽空”,也许是练不得其法,也许是功不精进,也许是功力未到,总之,比练功能见到性光者差一筹矣!

那么,这个呈现在眼前的性光究竟是什么形象呢?历代佛经,丹经、道书、多谈得隐隐约约,不肯明言,因为这是道门、佛门的奥秘。虽然这个○也算是一种形象,但未免过于抽象,过于含糊。实际上,古人按练功节次、进程中性光的不同表现,把性光大致分为慧光和蟾光两种,中、下乘功夫所见的性光多属慧光;上乘功夫所见的性光属于蟾光。如以道门丹功来说,炼精化炁至炼炁化神阶段所见多为慧光。炼炁化神至炼神还虚阶段所见为蟾光。看光的圆明程度和颜色可以察知练功的进度,可以测知精炁神是否充足,可以知道舍利子或金丹炼得完足与否。古人用“金机飞电,虚室生白,圆圆陀陀”三者来形容性光的形象。这是笼统而言之,也是练功到高级层次之所见。尹真人《性命圭旨》一书有一首诗是描绘此景的,诗曰:“一颗金丹何赫赤,大似弹丸黄似橘,人人分上本圆明,夜夜灵光照神室。”这也是练功到最高层次时所见之景。

初见慧光,只是淡白一小点而恍惚游移不定,一用意识,即行散开,不知所之;或静极光现,色如眉月,由小渐大,又自大化小,复归于无;或光圈带虚,圈边亮圈内黑;或光圈不明也不圆。对这种慧光,均可认为是精炁不足的表现。经过久久锻炼,慧光或现红光,或现白光;发红光的叫做“血玄关”,发白光的叫“正玄关”,而以光如月华之圆明,像个大月亮般悬在眼前不动者,才是纯正的慧光,这是精炁充足的表现。

至于蟾光,则是金黄之光。如在慧光白光内发现金光,这是炼出了金丹之苗;蟾光金黄而圆明,即是舍利子已炼成。所以说,养足之慧光可以成为蟾光。古人说:“精不足,不能生慧光;舍利子不足,不能生蟾光。慧光如月光,蟾光如金光。”这可视为性光变化的总纲。传说中的金蟾乃稀有的三足动物,蟾光者借蟾名三足之意,喻精炁神三宝合一,炼成金丹也。但练功能到发现蟾光的人,实是世间少有。

古来气功家多用“眼前”、“目前”来暗示运用两眼回光返照和翕聚性光的重要。吕纯阳说:“目前咫尺长生路,多少愚人不惺悟;”陈泥丸说:“终日相随在目前”;马丹阳说:“只在眼前人不识”。此眼前炁光,乃人之真性、真炁、真阳、真光、又称“法身”,学者识此得此,从真性入手,必能尽性以至于命,达到性命双修的目的。但古来此道不为许多人所识,所以引起先贤的慨叹。


慧光与蟾光的形成,是性与命合,神与炁交的结果,是精炁神三宝合一化成的月华之光。练功中回光返照、凝神入炁穴以及和合凝集,就能使祖窍之性光因凝神而集于脐内下丹田,而下丹田内之阳光便上达丽于眼前,这是祖窍性光与命光二光合一。这种神炁交合、二光相合,要经过多次的反复和不断的升华,才能越来越和合,越来越凝集,直到象征日月的二光合一,于是眉间日夜长明,由目至脐一路皆是电光,才算达到性光变化的最高境界。 

实际上,上文说的“金机飞电,虚室生白,圆圆陀陀”,是代表性光呈现的三种型态。金机飞电形容突然的眉间掣电。虚室生白形容行功中由于性光的作用及真意的运用,感到下丹田,或中、下丹田,或上、中丹田以至周身浑融,化成一虚空大境;身体的一部分或全身似乎变成晶白或消失在光幕之中;或者感到我身似乎与大自然浑融成一片。圆圆陀陀形容慧光像弹丸或橘子一样,如露如电,非雾非烟,辉煌闪烁,悬于眼前。古人又用“万象咸空,一灵独现”来形容虚极静笃的气功态,练功者在入静到极深时,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了,无天无地无人无我,只剩下一点灵明,悬于眼前或照于性海或下田中。这一点灵明,也是性光所化。若练不出慧光,就很难达到这种境界。行功到此,功中自然感到“六合同春,物物得所”,周身苏绵快乐,融融洽洽,毫窍俱通;功后则感到身心舒畅,体健身轻。

应当指出的是,有些练功者的人体潜能得到发挥,出现了诸如遥视、透视等特异功能,也与慧光的呈现有很大关系。因为这些特异功能有很大部分是通过慧光来进行和实现的,即通过慧光才能遥视和透视。古人劝练功者“慧”而不用,就是说不要随便去应用特异功能,免致耗费精炁,影响练功和损害身体。

性光即是真一之炁、真一之慧,是我本来面目,亦称“阳神”,可说是性命之光,练功者应当珍之宝之,不容有丝毫的泄漏。因此,道门丹功有翕聚性光即翕聚祖炁之法,不让性光发散走失。当性光要向上或向下走,眼不可随光去看,赶翕聚收回,归我存蓄。静定中用眼在眼之周围从下向左转子、卯、午、酉四正,将转的炁光通过祖窍随口内津液吞下送归下丹田,然后两眼珠合并久视下丹田,可使失去的性光复来。道门又有蛰藏炁穴之法,即将眼前翕聚的性光通过凝神入炁穴(下丹田)收归炁穴,实现心肾、神炁的和合凝集。

慧光的不断变化及达到圆明,以至现出蟾光,是练功者经过长期艰苦锻炼的结果,绝不可能一蹴而就。练功者须按功程节次循序渐进,即使初炼性功,眼前现出光圈,古人称为“阴神”,不能用;只有经过采补先天真炁,经过小周天功程还精补脑,元精充足,能量的积聚达到一定程度,炼出的性光,称为“阳神”,才能发挥作用。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一键关注

对内丹感兴趣的朋友请加本小编微信(微信号:xundaozhilv001)一起交流学习